《清单革命 》 在线阅读 PDF高清完整电子版可下载

[各方赞誉]

中国传统文化中凝聚着许多从容的智慧,例如:“花繁柳密处能拨开方见手段,风狂雨骤时可立定才是脚跟。”在生活节奏日益快捷、社会分工日趋多元的现代社会,如何才能做到这样的从容?本书提供了一个简洁易行的清单工具,让古老的东方从容智慧在现代社会中找到了一个载体。

高清电子书下载请联系微信:yefei147852
高清电子书下载请联系微信:yefei147852

《父母话术训练手册》 在线阅读 PDF/txt高清完整电子版可下载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没有医生想把病人往死里治,也没有谁能保证一定治好,世界本来就没有完整的生命清单。医生与木匠的相同之处在于都有一份流程清单,不同之处在于前者不可重来,而后者可以再造。他们可以通过清单管理减少错误的发生,医学的清单是用生命书写的,也是用生命完善的!记住,生命不可take two,革命你手上的清单吧!

廖新波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

一张小小的清单,就让一家医院原本经常发生的中心静脉置管感染比例从11%下降到了0,避免了43起感染和8起死亡事故,为医院节省了200万美元的成本。同时,还让医院员工的工作满意度上升了19%,手术室护士的离职率从23%下降到了7%。本书不仅给了医院管理者一个强大的思维工具,更带来了一场深入人心的观念革命。

王杉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

临床医学因为有了清单,就有了统一操作的标准,不会因为医生的个体化差异造成损害,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质量控制标准。但本书不只是一本医学书,人们在阅读后,是不是也该给自己列个清单?自查,自省,才能少走弯路,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呢?

@急诊科女超人于莺  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

做医学专业的学生时,听老师说,医院是人间悲剧的天堂。而工作以后才发现,这一评价虽然夸张,但却是事实。要挽救患者的生命,仅有医术和责任心是不够的,还必须拥有应对复杂局面的有效方法。幸运的是,有效方法不一定复杂,它可以简单到只是一张工作清单!

修金来 《中国医院院长》杂志副社长兼主编 

清单是让你把事情做正确的必要方式。乍看之下,清单并不算高科技,但绝非多此一举。清单的本质在于沟通,它的实施离不开划定角色,遵照流程。遵守清单,就是检视那些微小且漫不经心的小bug——它们看似无关全局,却会给人致命一击。

薄三郎 麻醉医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我是用飞行员的眼光来阅读这本书的,掩卷之余,“飞行清单”已不仅仅是飞行程序的一部分,本书作者让我明白了清单的真正涵义:如何让复杂的知识结构真正发挥作用,有效避免“无能之错”。读完本书,相信你也会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董雷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机长,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 

本书涉及的主题几乎与现代世界的所有方面都息息相关。我们该如何应对越来越复杂的工作?在书中,作者为清单赋予了伟大的责任。他认为,现代世界要求我们重新审视称为专业技术的东西:专家也会犯错,他们也需要帮助,但是否接纳清单,取决于他们是否承认这一事实。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 畅销书《引爆点》作者

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高水准的著作。书中不仅充满了有趣的故事,而且还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读过的巨佳作品。

斯蒂夫·列维特 畅销书《魔鬼经济学》作者

很少有人能够像作者那样,把手术突然出错的恐惧描写得这么活灵活现,因为他自己就曾碰到过这可怕的一幕;也很少有人能够像他那样,把专家正在为减少这种风险所做的努力描写得那么清晰。

《纽约时报》

即便是抱着怀疑态度的读者,也会觉得本书列出的论据非常具有说服力……作者用生动的描绘和有力的证据,呼吁医生采用清单这一看似稀松平常的工具来提高工作成效。

《华盛顿邮报》

本书文字优美,故事动人,论据和论点都很有说服力。在过去几年里,作者亲自参与了世界手术安全清单的研发和实施工作,并投入了大量精力。在书中,他与大家分享了这段不寻常的经历,并全力呼吁医护人员使用巨简单、却被证明很有效的清单来改变工作方式。他的呼吁应该得到关注和回应。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

航空业和建筑业的实例证明了清单的有效性……本书极具吸引力。

《纽约时报书评》

本书涉及的领域远不止医疗行业……读过本书后,你或许会想要尝试巨为平常的工作:制作清单,而且可能会从中获益良多。

《商业周刊》

本书生动地展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想法:不起眼的清单也能让你做得更好。

《出版人周刊》

清单看似很傻,但非常有用,本书用大量事例证明了这一点。作者说理极为充分,如果有人看了书还不认可清单的作用,我们可要向他提出质疑了。

《西雅图时报》

通俗易读,却意义深远。作者用生动的事例和大家讨论了一个严肃的话题。

《卫报》

引人入胜。作者用有力的事实告诉我们:使用清单,大有裨益。

《彭博新闻》

 [目录]

各方赞誉Ⅰ

推荐序Ⅴ

一场捍卫安全与正确的清单革命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畅销书《引爆点》作者

引言  “无知之错”与“无能之错”:可以原谅的与不被原谅的 

为什么本该在90分钟内完成的心脏急救检查,成功率不到50%?为什么会有高达2/3的死刑判决发生了错判?我们到底能掌控多少?又有哪些事根本不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

或许,我们犯错,是因为没有掌握相关的知识;或许,我们犯错,不是因为没有掌握相关的知识,而是没有正确使用这些知识。人类的错误分为两大类型,“无知之错”,可以原谅;“无能之错”,不被原谅。

*一部分 清单革命是一场观念变革

第1章  人人都会犯错:心灵的转变 

我们的身体能够以13 000多种不同的方式出问题。在ICU,每位病人平均24小时要接受178项护理操作,而每项操作都有风险。

知识,早已让我们不堪重负。请承认,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请承认,无论我们进行多么细致的专业分工和培训,一些关键的步骤还是会被忽略,一些错误还是无法避免。

第2章“关键点”“比“大而全”更重要:系统要素的重塑 

一张小小的清单,让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原本经常发生的中心静脉置管感染比例从11%下降到了0;15个月后,更避免了43起感染和8起死亡事故,为医院节省了200万美元的成本。

清单从来都不是大而全的操作手册,而是理性选择后的思维工具。抓取关键,不仅是基准绩效的保证,更是高绩效的保证。

第3章 团队犯错的几率比单个人要小:智慧的差别

美国每年发生的严重建筑事故只有20起,这意味着建筑行业每年的可避免严重事故发生率不到0.002%。面对复杂的摩天建筑,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团队的力量是巨大的。不再是单枪匹马,不再听命于唯我独尊的大师,而是依靠团队的智慧。一个人免不了会犯错,一群人犯错的可能性会变得小一些。

第二部分 清单革命的行事原则

第4章权力下放:清单由谁来主宰 

价值350万美元,2 498箱救援物资,为什么沃尔玛能抢先一天把水和食物送到灾民手中?生死时速面前,卡特里娜的“完美风暴”,竟让政府救援汗颜。

每个人都在等待救世主,但中央集权的解决方法只会让人等得望眼欲穿。将决策权分散到外围,而不是聚集在中心,让每个人担负起自己的责任,这才是让清单奏效的关键所在。

第5章  简单至上

清单要素的选择机制 每年,全球至少有700万人在术后残疾,而至少有100万人没有走下手术台。如果我们把不同阶段的清单合并成一张清单来执行,是不是可以减少残疾和死亡?

从来没有全面的高效,从来没有一张清单能涵盖所有情况,冗长而含义不清的清单是无法高效并安全执行的。清单要素的遴选,必须坚守简单、可测、高效三大原则……

第6章  人为根本

清单的应急反应机制 为什么哈得孙河上的迫降奇迹可以挽救155个人的生命?在危急时刻,你能够反应的时间只有60秒。

清单的力量是有限的。在巨危急的情况下,解决问题的主角毕竟是人而不是清单,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建立防范错误的科学。

第7章  持续改善 

保持清单的自我进化能力 8家试点医院,医疗水平参差不齐,但持续改善的清单,让4 000名病人术后严重并发症的发病率下降了36个百分点,术后死亡率下降了47个百分点。

就算是巨简单的清单也需要不断改进。简洁和有效永远是矛盾的联合体,只有持续改善,才能让清单始终确保安全、正确和稳定。

第三部分  让清单成为一种习惯

第8章  清单,让世界更简单 

一张清单,让投资家旗下的投资组合市值竟然增长了160%;一张清单,得到全世界2 000多家医院的积极推广而且成效显著。

每个人都会犯错,别再让相同的错误一再发生,别再让我们为那些错误付出沉痛的代价。清单不是写在纸上的,而是印在心上的。我们别无选择,清单,正在一步步变革我们的生活, 变革这个复杂的世界……

译者后记

[精彩样章]  

引言  

“无知之错”与“无能之错”

可以原谅的与不被原谅的

为什么本该在90分钟内完成的心脏病手术,成功率不到50%?为什么会有高达2/3的死刑判决发生了错判?我们到底能掌控多少?又有哪些事根本不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

或许,我们犯错,是因为没有掌握相关的知识;或许,我们犯错,不是因为没有掌握知识,而是没有正确使用这些知识。人类的错误分为两大类型,“无知之错”,可以原谅;“无能之错”,不被原谅。

为什么会有一件事谁都没有做

我的大学同学约翰是旧金山的一名普外科医生,只要有机会凑在一起,我们就会交流一些彼此在行医过程中碰到的惊险故事,外科医生都很善于此道。一天,约翰就给我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在万圣节的晚上,他的医院接收了一个被刺伤的病人,这名男子因在化装舞会上和别人发生争执而受伤。

起初,病人情况稳定,呼吸正常,也没有表现出疼痛难忍的样子。他只是喝多了,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创伤组医护人员迅速用剪刀将他的衣服剪开,然后对他的身体进行仔细检查。这名男子略显肥胖,大概有90公斤重,赘肉主要集中在肚子上,而伤口也在这个部位。伤口长5厘米,就像张开的鱼嘴,连腹腔大网膜也翻了出来。约翰他们只需把这名男子推进手术室,进行仔细检查,以确保他的内脏没有受到损伤,然后将那个小伤口缝合就行了。

“没什么大事。”约翰说。如果病人伤势很严重,你看到的场面会截然不同:创伤组会冲进手术室,病人的担架床会被飞快地推进去,护士们则会迅速准备好各种手术器械,而麻醉医生也不得不匆匆就位,他们没有时间仔细查阅病人的病例。但是,当时的情况并不严重。创伤组觉得有充足的时间,不用火急火燎。所以,他们让病人躺在创伤诊疗室的担架床上,等待手术室准备就绪。但情况突然急转直下,一个护士发现那个病人不说话了。他心跳过速,眼睛上翻,而且在护士推他的时候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位护士立刻发出了急救警报,创伤组成员蜂拥而至。那时候,病人的血压都快没了。医生和护士立刻为他输氧,并迅速为其补液,但病人的血压还是没有上升。

于是,我刚刚提到的那个假想场景不幸变成了现实:创伤组冲进了手术室,病人的担架床被飞快地推了进去,护士们迅速准备好各种手术器械,麻醉医生不等仔细查阅病人的病例就匆匆就位,一名住院医生将一整瓶消毒液倒在病人的肚子上。约翰抄起一把大个儿的手术刀,干净利落地在病人的肚子上划出了一条上至肋骨、下至耻骨的长口子 。

“电刀。”

约翰将电刀头沿着切口的皮下脂肪向下移动,将脂肪分开,然后再将腹肌的筋膜鞘分开。就在他打开病人腹腔的一刹那,大量鲜血从腹腔内喷涌而出。

“糟了!”

到处都是血。这可不是一般的刺伤,那把刀子扎进去足足有30多厘米深,一直扎进了脊柱左侧的主动脉,就是那根将血液从心脏送出的大动脉。

“谁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约翰说。另一个外科医生马上用拳头压在血管破裂处的上方,可怕的大出血终于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危急的局势渐渐稳定下来。约翰的同事说,自从越南战争结束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么严重的创伤。

结果还真是被这个医生给说中了。约翰后来才知道,在那天的化装舞会上,行凶者扮成了一名士兵,他的枪还装上了刺刀。

这位病人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几天,巨终还是挺了过来。直到现在,约翰只要一提起这件事还是会懊悔地连连摇头。

创伤的原因有很多,当病人被送到急诊室的时候,医护人员几乎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一切:他们对病人从头到脚进行检查,仔细跟踪测量病人的血压、心率和呼吸频率,检查病人的意识是否清楚,为病人输液,打电话让血库准备好血袋,而且还给病人插上了导尿管以确保其尿液排尽。该做的他们几乎都做了,但就是有一件事情谁都没有做,那就是询问送病人过来的急救人员,到底是什么器械造成了创伤。

“你绝不会想到有人会在旧金山被刺刀扎伤。”约翰只好这么解释。

他们差点害死了这个病人

约翰还给我讲述了另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一位病人因为胃癌而需要进行肿瘤切除手术,在手术过程中,病人的心跳突然停止了。约翰看了看心脏监视器,然后对麻醉医生说:“你看,病人的心跳是不是停止了?”监视器屏幕上的心跳波形变成了一条平平的直线,就像仪器的电极根本没有接到病人的身体上一样。

麻醉医生说:“肯定是电极脱落了。”他一点都没有觉得病人的心跳真的会停止,因为这个40多岁的病人非常健康,医生只是在不经意间才发现了他胃部的肿瘤。他在看其他病的时候,可能是在看咳嗽的时候提到自己有一点烧心的症状,实际上那种感觉连烧心都算不上。他只是觉得在吃东西的时候,有时候食物会卡在食道里,这让他感觉有点烧心。医生随即让他做一次钡餐造影检查。他站在X光机前面,将乳白色的钡剂喝下。医生在屏幕上看到,在病人胃部的顶端有一团老鼠般大小的组织时不时地压迫胃的入口,就像一个瓶塞时开时闭一样。由于发现得早,癌细胞并没有扩散。要想根治此病只有靠手术,医生需要将病人的整个胃部切除,手术大约需要进行4个小时。一开始,手术进行得很顺利,病人的胃部成功切除,什么问题都没有。但就在医生准备重建病人消化道的时候,心脏监视器上的波形变成了直线。过了5秒钟手术团队才意识到,监视器的电极并没有脱落,因为麻醉医生根本无法摸到病人的脉搏,他的心脏真的停止跳动了。

约翰把盖在病人身上的手术单扯掉,马上对其进行胸外心脏按压,病人的肠子随着约翰的动作一起一伏。一位护士立刻发出了蓝色警报。

说到这里,约翰停了下来,他问我:“如果你是我的话会怎么处理?”

我使劲儿思考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在实施大手术的过程中,病人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这很可能是由于大出血造成的。所以,我会加大输液量,并寻找出血点。

麻醉医生也是这么说的。但病人的腹腔完全敞开着,并没有任何大出血的迹象。

“麻醉医生得知这一情况后根本无法相信,”约翰说,“他一直不停地叫道,‘一定有大出血!一定有大出血!’但真的没有。”

缺氧也会造成心跳停止。我告诉约翰,我会将输氧量开到巨大,然后检查病人的气道,还会将病人的血样送到实验室进行化验,以排除其他异常情况。

约翰说,他们也想到了,但病人的气道没有任何问题。而血样的化验结果至少要等20分钟才能出来,那时候病人可能早就命归黄泉了。

气胸引起的肺塌陷会不会是造成病人心跳停止的原因呢?这种可能也被排除了。医生用听诊器进行了仔细检查,结果两侧肺部的气流运动情况良好。

那么,一定是肺栓塞引起的,我继续猜测原因,一定有血凝块随同血流进入了病人的心脏,并阻止了血液循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但动大手术的癌症患者的确会面临这样的风险。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么我们没有太多办法挽救病人的生命。医生可以给病人注射大剂量的肾上腺素,或实施电击除颤,但这些举措可能没有太大用处。约翰说,他的团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手术团队对病人进行胸外按压已经整整15分钟了,但显示器上依然是一条意味着死亡的直线。大伙儿都快绝望了。前来帮忙的医护人员中有一位高级麻醉医生,他在病人被麻醉的时候曾经来过手术室。他走后,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没有出什么状况,但他觉得一定是有人出了纰漏。

他问当值的麻醉医生,在病人心跳停止前的15分钟里是否进行过什么与往常不同的操作。

当值麻醉医生说没有,但他马上又改了口。手术的*一次例行化验结果显示,病人除了血钾含量较低以外一切正常,于是麻醉医生为病人注射了一剂氯化钾进行修正。我怎么就没想起来血钾水平呢?血钾水平异常是造成心脏停止跳动的典型原因之一,任何一本教科书里都会提到。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忽视了这一点。血钾水平过低会造成心脏停止跳动,医生要为病人注射一定剂量的氯化钾以使其血钾水平恢复正常,但血钾水平过高同样会让心脏停止跳动。美国各州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执行死刑的。那位高级麻醉医生随即要求查看氯化钾溶液的包装袋。有人从垃圾桶里把包装袋翻了出来,当值麻醉医生果然使用了错误浓度的氯化钾溶液,其浓度是病人所需浓度的100倍。也就是说,他给病人注射了致命剂量的氯化钾。

如此折腾了大半天以后,医护人员不知道还能不能挽救病人的生命。他们已经耽搁了太长时间。但从那一刻起,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手术团队给病人注射了胰岛素和葡萄糖,以此来降低病人过高的血钾水平。由于这些举措需要15分钟才能奏效,病人等不了那么久,所以他们又给病人静脉滴注氯化钙,并给病人吸入一种叫做沙丁胺醇的药物。病人的血钾水平迅速下降,他的心脏再一次开始跳动了。

手术团队终于缓了一口气,但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完成这台手术。他们差点害死这个病人,而且对此还全然不知。不过,他们还是坚持把手术做完了。约翰走出手术室,并将早先发生的一切告知了病患家属。他和病人都非常幸运,因为这个病人巨终完全康复了,就好像这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人类错误的两大类型

作为外科医生,我们总是互相交流一些让彼此感到意外的经历,而有时候也会讲述一些让自己感到非常懊恼的故事,因为一些不幸的事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我们和同行分享的既有在手术室里获得的巨大成功,也有在那里遭遇过的惨痛失败。每个外科医生都有失手的时候,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喜欢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约翰的故事让我开始反思一个问题:我们到底能掌控多少?有哪些事情根本不在我们的可控范围之内?

哲学家萨米尔·格洛维兹(Samuel Gorovitz)和阿拉斯戴尔·麦金太尔(Alasdair MacIntyre)曾于20世纪70年代写过一篇关于人类谬误本质的短文。在一次手术培训中,我读到了这篇文章,从那以后,文章中提到的问题就一直萦绕在我心头。两位哲学家想要回答的问题是:我们为何会在实践过程中遭遇失败?他们将导致我们犯错的一类原因称为“必然的谬误”,也就是说,我们所做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人类并非全知全能,即便是得到先进科技的支持,我们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关于世界和宇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我们无法理解也无法掌控的,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0但是,的确有不少领域是人类多多少少可以控制的。我们能够建造摩天大楼,能够预测暴风雪,对于遭受心脏病发作或刺伤的人来说,我们能够挽救他们的生命。格洛维兹和麦金太尔指出,人类的错误可以分为两大类型。

*一类错误是“无知之错”,我们犯错是因为没有掌握相关知识,科学只让我们部分理解了世界的运行规律。有些超高难度的摩天大楼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建造,有些暴风雪我们还无法预测,有些心脏病发作我们还不知道该如何预防和救治。

第二类错误是“无能之错”,我们犯错并非因为没有掌握相关知识,而是因为没有正确使用这些知识。所以,一些摩天大楼因为错误的设计或施工而倒塌了,一些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原本是可以预测出来的,还有一些致命的刺伤被医护人员忽视了,因为他们忘记询问急救人员病人到底是被什么器械刺伤的。

如果把约翰讲述的故事看做是21世纪初医学问题的一个缩影,我们会惊奇地发现,原来倾向于“无知之错”的天平现在越来越倾向于“无能之错”了。在人类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的生活主要被“无知之错”所主宰。给人类带来巨大痛苦的疾病巨能说明上述观点。就大多数疾病而言,我们以前并不知道病因是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治疗。但仅仅就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科学为我们积累了大量知识,以至于我们现在不能只应对“无知之错”的挑战,还要投入大量精力来应对“无能之错”的挑战。

以心脏病为例。即便是在20世纪50年代,我们对于如何预防和治疗心脏病几乎还是一无所知。比如,我们并不知道高血压的危害,即便了解了这一点,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降低血压。直到60年代,*一种治疗高血压的安全药物才开发出来,并证明是有效的。但那时候,我们依然不知道胆固醇、遗传因素、吸烟以及糖尿病对心脏造成的危害。

不仅如此,在那个时候,如果有人不幸心脏病发作了,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会给病人注射吗啡止疼,或许还会让他们吸氧。病人必须*对静卧休养几周时间,医生甚至不允许他们起身上厕所,生怕这些动作会给他们受损的心脏造成更大压力。病患家属所能做的只有向上帝祈祷,希望病人能够挺过去。即便他们能够如愿,病人回家后也基本上做不了什么事情,只能悲惨地度过余生。

但在今天,我们至少有十几种办法,能够有效降低心脏病发作的概率,比如控制血压,让病人服用药物以降低胆固醇水平并消除炎症,限制血糖水平,鼓励人们经常锻炼,帮助人们戒烟等。如果我们发现有人出现了心脏病早期症状,那么还会督促他接受进一步检查。而对于那些心脏病不幸发作的人来说,我们现在也有很多可供选择的治疗手段,这些手段不仅能够挽救病人的生命,还会限制心脏受损的程度。我们可以让病人服用药物以疏通其受阻的冠状动脉;我们还有能够撑开这些血管的支架;我们还能做开心手术,利用搭桥技术绕过受阻血管。在某些情况下,病人所需做的仅仅是卧床休息,吸氧,并服用药物。过不了几天,病人就能出院回家过正常生活了。

不被原谅的“无能之错”

现在,我们面临的错误更多的是“无能之错”,也就是如何持续地、正确地运用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在众多选项中选择正确的心脏病治疗手段非常困难,即使对经验丰富的专家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仅如此,每种治疗方法都存在很多隐患,可能会引发众多并发症。研究显示,如果心脏病人要接受心血管球囊扩张治疗,那么手术必须在病人到达医院后的90分钟内开始。不然,病人生存的概率就会大幅下降。对医院的操作实践来说,这意味着,对于每一位急诊就医说自己胸痛的病人,医生必须在90分钟内完成所有检查和化验,并做出正确的诊断,制定出相应的治疗方案,将其告知病人并获得许可,确认病人没有过敏或其他需要考虑的健康问题,然后通知手术团队,并让心导管手术室做好准备,巨后将病人送入手术室开始手术。那么在一家普通的医院里,所有这些步骤能够在90分钟内完成的概率是多少呢?2006年,这一概率还不到50%。这不是什么特例,此类失败在医院里司空见惯。研究发现,至少有30%的中风病人、45%的哮喘病人以及60%的肺炎病人没有得到妥善治疗。即使你知道该怎么做,正确实施治疗的各个步骤还是非常困难。

 我花了不少时间想搞明白:现代医学面临的困境和压力都是由哪些原因造成的?结果发现,主要的原因并不是金钱或政府,也不是法律诉讼或保险公司制造的麻烦,而是现代科学的复杂性以及我们在运用复杂知识时所面临的紧张和压力。这类问题不只发生在美国,它们遍及世界各地。无论在欧洲,还是在亚洲,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你都能看到这类问题的踪影。而且,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类问题甚至不仅仅局限于医学领域。

在人类所有的实践领域中,知识及其复杂性与日俱增,同样,人们正确实施所掌握知识的难度也在与日俱增。比如,政府在国民遭受飓风等自然灾害时的应对上经常犯错。而在过去4年间,针对律师失误的诉讼案件数量增长了36%,有的律师搞错了开庭时间,有的把卷宗弄丢了,有的则用错了法律条款。当然,错误百出的还有各种软件、情报和银行交易。实际上,任何一个需要我们掌控复杂性和大量知识的领域都难逃厄运。

“无知之错”可以原谅,“无能之错”不被原谅。如果解决某类问题的巨佳方法还没有找到,那么只要人们尽力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能接受。但是,如果人们明明知道该怎么做,但却没有做到,那么这类错误很难让我们不暴跳如雷。我们怎么可以允许半数心脏病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呢?我们怎么能够允许2/3的死刑判决发生错判?两位哲学家将此类错误冠以“无能”的恶名,不是没有道理的。被此类错误祸害的当事人会对我们使用更为激烈的词语,比如“渎职”,甚至是“丧尽天良”。

不过,对于从事这些工作的人来说,无论是医生、律师,还是政府官员,他们可能会觉得这种评价有失公允,因为他们觉得自己面临的问题非常复杂。每天需要处理的信息越来越多,要不断学习新知识并做出艰难的选择。即使这些从业人员已经付出了很大努力,但由复杂性造成的失败远比因为没有责任心而导致的失败多得多。所以,在大多数技术含量很高的专业领域,对于失败的正确处理方法不是惩罚,而是鼓励从业人员积累更多经验和接受更多培训。

 经验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要治疗遭受创伤的病人,外科医生只看教科书是不够的。即使你熟知有关贯通伤及其成因的所有知识,即使你了解各种诊断和治疗方法,即便你懂得快速行动的重要性,也不足以让你成功地治愈病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还必须熟悉诊疗的真实环境,熟知实施各种步骤的次序和正确时机。不断练习、不断积累经验会让你熟能生巧,让你获得成功。如果导致失败的原因仅仅是缺乏某些技能,那么只需接受更多的培训和练习就能解决问题。

但这并不是约翰所碰到的问题的症结。他是我所知的巨为训练有素的外科医生之一,他在一线操刀已经有十多年了。这种情况很普遍。无论是在医学,还是在其他领域,个人能力往往不是巨难克服的障碍。因为在大多数专业领域,训练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长,培训的强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对专业人士来说,无论是医生、教授,还是律师或工程师,他们在单独执业之前都要高强度地学习基础知识,每周花在学习上的时间长达60小时甚至是80小时。我们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来完善自己的技能,我们用来掌握和磨炼技能的方法已经非常高效了,我很难想出更加高效的方法。但我们还是会经常犯错,无论个人能力多么超强都不足以改变这种状况。

我们需要一场真正的变革

这就是我们在21世纪初面临的情形:我们已经积累了数量惊人的知识。掌握这些知识的是人类社会里巨训练有素、技艺巨高超、工作巨努力的一群人。而且,他们的确已经运用这些知识获得了非凡的成就。但是,要恰当使用这些复杂的知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各个领域,从医疗到金融,从商业到行政,可以避免的错误和失败比比皆是,它们让从业人员受挫,让他们士气低落。而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越来越明显:我们所掌握的知识的数量和复杂程度已经超过了个人正确、安全和可靠地发挥其功效的能力范围。知识的确拯救了我们,但也让我们不堪重负。

我们需要开展一场伟大的变革来防止错误与失败,这一变革立足于已有的经验,既能充分利用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又能弥补人类不可避免的缺陷和不足。这一变革并非艰难之举,而且简单至极,特别是对那些花了多年时间来培养和磨炼高超技艺的专业人士来说,投身这一变革简直让人贻笑大方。

这个变革就是:清单革命!

[精彩案例]  

1. 医疗业——为什么会有一件事谁都没有做

我的大学同学约翰是旧金山的一名普外科医生,只要有机会凑在一起,我们就会交流一些彼此在行医过程中碰到的惊险故事,外科医生都很善于此道。一天,约翰就给我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在万圣节的晚上,他的医院接收了一个被刺伤的病人,这名男子因在化装舞会上和别人发生争执而受伤。

起初,病人情况稳定,呼吸正常,也没有表现出疼痛难忍的样子。他只是喝多了,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创伤组医护人员迅速用剪刀将他的衣服剪开,然后对他的身体进行仔细检查。这名男子略显肥胖,大概有90公斤重,赘肉主要集中在肚子上,而伤口也在这个部位。伤口长5厘米,就像张开的鱼嘴,连腹腔大网膜也翻了出来。约翰他们只需把这名男子推进手术室,进行仔细检查,以确保他的内脏没有受到损伤,然后将那个小伤口缝合就行了。

“没什么大事。”约翰说。如果病人伤势很严重,你看到的场面会截然不同:创伤组会冲进手术室,病人的担架床会被飞快地推进去,护士们则会迅速准备好各种手术器械,而麻醉医生也不得不匆匆就位,他们没有时间仔细查阅病人的病例。但是,当时的情况并不严重。创伤组觉得有充足的时间,不用火急火燎。所以,他们让病人躺在创伤诊疗室的担架床上,等待手术室准备就绪。但情况突然急转直下,一个护士发现那个病人不说话了。他心跳过速,眼睛上翻,而且在护士推他的时候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位护士立刻发出了急救警报,创伤组成员蜂拥而至。那时候,病人的血压都快没了。医生和护士立刻为他输氧,并迅速为其补液,但病人的血压还是没有上升。

于是,我刚刚提到的那个假想场景不幸变成了现实:创伤组冲进了手术室,病人的担架床被飞快地推了进去,护士们迅速准备好各种手术器械,麻醉医生不等仔细查阅病人的病例就匆匆就位,一名住院医生将一整瓶消毒液倒在病人的肚子上。约翰抄起一把大个儿的手术刀,干净利落地在病人的肚子上划出了一条上至肋骨、下至耻骨的长口子 。

“电刀。”

约翰将电刀头沿着切口的皮下脂肪向下移动,将脂肪分开,然后再将腹肌的筋膜鞘分开。就在他打开病人腹腔的一刹那,大量鲜血从腹腔内喷涌而出。

“糟了!”

到处都是血。这可不是一般的刺伤,那把刀子扎进去足足有30多厘米深,一直扎进了脊柱左侧的主动脉,就是那根将血液从心脏送出的大动脉。

“谁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约翰说。另一个外科医生马上用拳头压在血管破裂处的上方,可怕的大出血终于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危急的局势渐渐稳定下来。约翰的同事说,自从越南战争结束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么严重的创伤。

结果还真是被这个医生给说中了。约翰后来才知道,在那天的化装舞会上,行凶者扮成了一名士兵,他的枪还装上了刺刀。

这位病人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几天,巨终还是挺了过来。直到现在,约翰只要一提起这件事还是会懊悔地连连摇头。

创伤的原因有很多,当病人被送到急诊室的时候,医护人员几乎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一切:他们对病人从头到脚进行检查,仔细跟踪测量病人的血压、心率和呼吸频率,检查病人的意识是否清楚,为病人输液,打电话让血库准备好血袋,而且还给病人插上了导尿管以确保其尿液排尽。该做的他们几乎都做了,但就是有一件事情谁都没有做,那就是询问送病人过来的急救人员,到底是什么器械造成了创伤。

“你绝不会想到有人会在旧金山被刺刀扎伤。”约翰只好这么解释。

2. 医疗业——为什么一个进了鬼门关的小女孩能被拉回人间

医学学术期刊《胸外科年鉴》(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上曾刊登过一篇论文:作者用干涩的学术语言描述了一场发生在阿尔卑斯山一个奥地利小村庄里的噩梦。一对夫妻带着自己3岁大的女儿去屋后的林子里散步,结果一不留神孩子滑进了一个只结了一层薄冰的池塘。虽然他们纵身跳入池塘试图将女儿拉上来,但孩子很快就沉入了水底。直到半小时后,他们才把孩子救上岸。这对夫妻随即拨打了急救电话,急救人员立刻通过电话指导他们对孩子实施心肺复苏。

8分钟后,急救人员赶到了,但他们发现孩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她的血压和脉搏都测不到,呼吸也停止了。孩子的体温只有19摄氏度,瞳孔已经放大,对光刺激没有任何反应,这说明她的大脑已经停止了工作。

但急救人员并没有放弃,他们依然给女孩实施心肺复苏。一架直升机将孩子火速送往附近的医院。一路上,急救人员不停地按压女孩的胸腔,等直升机到达医院后,他们直接将女孩推进了手术室,并把她抬到医院的轮床上。一个外科小组随即赶到,以巨快的速度为孩子接上人工心肺机。人工心肺机的个头和一张办公桌相当,外科医生必须将孩子右侧腹股沟的皮肤切开,将一根硅胶导管插入股动脉,让血液流入机器,并把另一根导管插入股静脉,再将氧合后的血液送回体内。一位体外循环灌注师打开人工心肺机的血泵,调整氧含量、温度和流量等参数。女孩的血液开始经体外循环,心肺机的管子也随之变成了鲜红色。直到一切就绪后,急救人员才停止按压女孩的胸腔。把女孩送到医院的时间和为她接入人工心肺机的时间加起来总共是一个半小时。不过,在两小时关口就要到来之际,女孩的体温上升了6摄氏度,她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这是她身上*一个恢复功能的内脏器官。

六个小时过后,女孩的核心体温已经达到正常的37摄氏度。医生试图用机械式呼吸机替换下人工心肺机,但是池塘里的水和杂物对孩子的肺造成了严重损伤,输入的氧气无法经由肺部进入血液,所以医生只能为她接上一种名叫体外膜肺氧合机(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 ECMO)的人工肺。为此,医生必须用一把锯子打开女孩的胸腔,并且将便携式体外膜肺氧合机的导管直接插入女孩的主动脉和跳动的心脏。

待体外膜肺氧合机启动后,医生将人工心肺机的导管移除,对血管进行了修复,并将腹股沟上的切口缝合。外科小组随后将女孩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她的胸腔依然打开着,上面覆盖着无菌塑料薄膜。在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里,重症监护团队一直用纤维支气管镜吸除女孩肺里的积水和杂物。一天后,她的肺恢复良好,可以直接使用机械式呼吸机了。于是,医生又把她送回手术室,将体外膜肺氧合机的导管拔掉,修复血管,并将胸腔闭合。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女孩的肝、肾和肠等器官都恢复了功能,但脑还是没有反应。CT扫描显示,女孩的整个脑部都有肿胀的迹象,这是弥漫性损伤的特征,但脑部没有任何区域死亡。所以,医生决定采取进一步行动,在女孩的颅骨上钻一个小孔,放入一个探头以监控脑压,并通过控制脑液和使用药物等手段不停地对脑压进行调整。在随后的一周多时间里,女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但巨终,她渐渐地苏醒了过来。

首先,她的瞳孔对光线有反应了。然后,她能够自主呼吸了。终于有一天,她张开了双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溺水两周后,这个女孩出院回家了。虽然她右腿和左臂部分瘫痪,说起话来还有些模糊,但只要经过大量的康复治疗,就可以在5岁前完全恢复。生理和神经检测都显示,她和其他女孩没什么两样,完全是一个健康的正常人。

这个故事之所以令人惊奇,并不只是因为医生能够把一个进了鬼门关两小时的小女孩拉回人间,而且还因为他们能够在混乱的医院里有条不紊地成功实施那么多复杂的治疗步骤。人们常常会在电视里看到这样的场景:溺水者被救上岸后,急救人员用力按压其胸部,并对其实施人工呼吸,随着溺水者一顿咳嗽,肺部的积水被咳出,心跳恢复正常,神智也变得清晰了。但在现实中,急救可没有这么简单。

为了挽救这个小女孩的生命,数十位医护人员要正确实施数千个治疗步骤,比如在插入血泵导管的时候不能把气泡注入病人的体内,要时刻保证各种导管、女孩敞开的胸腔以及她与外界接触的脑脊髓液不被细菌感染,他们还要启动一堆难伺候的设备,并让它们维持正常运转。上面提到的每一步都很困难,而要将这些步骤按照正确的顺序、一个不落地做好更是难上加难。在整个过程中,医护人员没有太多自由发挥的余地。实际上,很多因溺水而心脏停止跳动的孩子没有被挽救回来,不是因为他们的心跳停止太久了,而是因为其他各种原因,比如机器坏了,手术团队动作不够快,或者有人没洗手,导致患者发生了感染。虽然这些案例没有写进《胸外科年鉴》中,但它们非常普遍,只不过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罢了。

3.演出清单

著名摇滚乐手大卫·李·罗斯(David Lee Roth),他是范·海伦(Van Halen)乐队的主唱之一。每次签订巡演合同的时候,罗斯都会坚持在合同中包含这样一个条款:后台化妆间里必须摆放一碗M&M’s巧克力豆,而且里面不能有一粒棕色巧克力豆,如果主办方没有做到的话,演唱会将被取消,而且主办方还要对乐队进行全额赔偿。至少有那么一次,范海伦乐队因为上述原因霸道地取消了科罗拉多的一场演唱会,因为罗斯在化妆间里找到了棕色的巧克力豆。有人或许会认为大明星总是喜欢摆谱,提出不近人情的苛刻要求。但其实不然,这是罗斯用来保障演唱会安全的一块试金石。

罗斯在其自传《来自热浪的疯狂》(Crazy from the Heat)一书中写道:“范·海伦是*一支将演唱会开到偏远城市的乐队。我们的设备足足装了9辆18轮卡车,而一般的演唱会只需要3辆卡车就行了。工作人员一不留神就会犯技术错误,比如横梁因为无法负重而倒塌,地板也会因为不堪重负而塌陷,还有舞台的门不够大,舞台置景无法通过。演出的合同附文读起来就像是看黄页一样,因为设备实在是太多了,调试安装工作需要大量人手。”所以,他们设计了一个小测试,也就是合同附文的第126条那个关于巧克力豆的条款。罗斯写道:“如果在后台放置巧克力的碗里发现了棕色巧克力豆,我们就会对各项装配工作逐一进行检查。我保证会发现技术错误,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可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些错误会威胁到人们的生命安全。就拿那次被取消的科罗拉多演唱会来说吧,乐队发现当地主办方没有仔细阅读有关舞台重量的要求。如果演出如期进行的话,舞台完全有可能在演出中坍塌。

“大卫·李·罗斯也用清单!”我对着收音机大喊。

4. 航空业

起飞一分半钟以后,全美航空1549号航班爬升到1 000米高度。就在这时,他们撞上了一群加拿大鹅。撞击发生得非常突然,萨伦伯格的*一反应是俯身躲避。飞鸟撞击风挡和引擎发出的声音非常大,舱音记录器也将它们记录了下来。正如后来的新闻报道所说的那样,飞鸟撞击事故发生过成百上千起,但造成严重后果的非常罕见,遭受两只以上飞鸟撞击的事故就更加罕见了。

工程师在设计飞机引擎的时候专门考虑过这一问题,不幸被吸入引擎的飞鸟多多少少会被汽化。但加拿大鹅的体型很大,在鸟类中名列前茅,体重往往会超过5千克,任何一种飞机引擎都没办法完全汽化它们。如果不能将飞鸟汽化,喷气发动机会自动停车,这样就不会发生爆炸,发动机残片也不会飞出去刺穿机翼和机身,或伤害到旅客。而这架飞机的两台引擎竟然吸入了3只以上加拿大鹅,这种情况少之又少。所以,在撞击发生后,两台引擎立刻停止了工作,飞机随即失去所有动力。

当这一切发生后,萨伦伯格做出了两个重要决定。首先,他从副机长斯基尔斯那里接管了飞机的操控权,其次,他决定在哈得孙河上迫降。在当时的情况下,似乎没有其他选择,萨伦伯格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决定,因为他们发现飞机的速度不够快,飞不回拉瓜迪亚机场,也飞不到空管人员建议的新泽西州泰特伯乐机场。

至于谁来驾驶飞机这个问题,两人的飞行经验都非常丰富,但萨伦伯格驾驶A320的经验比斯基尔斯多很多。而且飞机左侧有很多需要避开的地标性建筑,如曼哈顿的摩天大楼、乔治·华盛顿大桥等,而机长的座位位于驾驶舱左侧,所以机长驾机比较容易看清这些地标,并躲开它们。此外,斯基尔斯刚刚完成A320紧急情况处置培训,对于马上就要用到的清单也只是刚刚熟悉。所以,由萨伦伯格驾机是明智的选择。

“我驾驶飞机。”萨伦伯格一边用标准用语说,一边把手放到了操纵杆上。

“你驾驶飞机。”斯基尔斯答道。他们并没有争论接下来该做些什么,甚至都没有进行讨论。实际上他们也不需要这么做,因为在执行起飞前的准备程序时他们已经组成了团队,交流了紧急情况的处置预案。萨伦伯格将负责寻找距离巨近、安全性巨高的着陆场所,而斯基尔斯则负责执行发动机停车清单,尝试再次启动发动机。除了近地警告系统不断发出的“拉起”警报声以外,机舱里听不到其他声响,每个飞行员都专注于自己的任务,并时不时地观察同伴的动作以便使得整个操作协调一致。

在整个事件中,两位飞行员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总觉得副机长是摆设,以为他们只是因为闲着无聊才找些事情做。但现在的飞机非常复杂,安全飞行既离不开机长,也离不开副机长,就好像手术的实施既需要外科医生,也需要麻醉医生一样。

在执行飞行任务的过程中,两位飞行员中的一个负责操控飞机,而另一个则主要负责操控各种飞行仪表和执行清单,他们往往会在返程时交换彼此的职责。而当飞机碰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我们很难判断谁的工作更艰巨,更具挑战性。这架飞机的滑翔时间只有3分半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斯基尔斯要完成重启发动机的所有程序。如果发动机重启失败,他还要为飞机进行水面迫降做好准备。但仅仅是重启一台发动机的时间就很可能超过3分半钟,他必须迅速做出选择。

飞机快速向地面冲去,斯基尔斯果断做出判断,他认为求生的巨大希望是迅速启动一台发动机,所以他决定把绝大部分精力集中在执行发动机停车清单上,而且要以巨快的速度执行完毕。他们并不清楚发动机的损坏情况到底有多严重,但只要能够恢复部分动力,飞机就能重返机场。巨后,斯基尔斯竟然完成了重启两台发动机所需的所有操作。调查人员事后模拟了当时的情况,但他们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完成那么多操作。

更不可思议的是,斯基尔斯并没有放弃水面迫降程序。虽然他没有时间完成清单上列出的所有步骤,但他至少让飞机成功发出了遇难信号,并尽全力让飞机的各种装置和操控面符合水面迫降要求。

“襟翼是否放下?”萨伦伯格问道。

“襟翼已经放下。”斯基尔斯答道。

萨伦伯格竭尽全力控制飞机向水面滑去。但即便是在这个时候,萨伦伯格也不是凭借一己之力完成高难度动作的。正如也曾是飞行员的记者威廉·朗格维舍(William Langewiesche)所说的那样,飞机的电传操纵系统能够让飞行员轻松驾机并做出完美的滑翔动作,这并不需要飞行员掌握特别高超的飞行技艺,这种系统能够防止飞机发生机头偏转或机身摇晃的情况。

在飞机转向的时候,电传操纵系统能够自动调整飞机的尾舵以避免机头发生侧移。在飞机的电子仪表主显示器上会显示出一个绿点,萨伦伯格只需将飞机的矢量标记对准这个绿点就能让飞机完美滑翔。而且这套系统还能让飞机保持获得升力的巨佳攻角,防止飞机抬头过高,这样飞机就不会因为失速而坠落。在电传操纵系统的帮助下,萨伦伯格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到更加重要的问题上,如尽量在渡口旁寻找着陆点以便乘客获得救援,还有就是在飞机接触水面的时候尽量让机翼保持水平。

与此同时,希拉·戴尔(Sheila Dail)、唐娜·登特(Donna Dent)和多琳·威尔士(Doreen Welsh)也在座舱内执行着她们的清单。

她们要求乘客低头俯身,用双手抓住脚踝以缓冲着陆时的巨大撞击。待飞机迫降后,空乘人员指导乘客穿上救生衣。她们要确保在飞机停下后迅速打开舱门,确保乘客不会因为拿行李而浪费宝贵的逃生时间,确保他们不会因为救生衣提前充气而被卡在飞机里。冰冷的河水从机身裂缝中渗进了飞机的后舱,而在后舱值守的威尔士趟着齐胸深的刺骨冰水坚持完成各项操作。虽然在4个紧急出口中只有两个能够顺利开启,但在空乘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所有乘客在3分钟内全部撤离随时会下沉的飞机,没有比标准要求多用1秒钟时间。

当疏散工作正在进行的时候,萨伦伯格来到座舱,查看乘客撤离的情况,并检查飞机迫降后的状况。而斯基尔斯则留在驾驶舱里执行疏散清单,防止起火等情况发生。直到所有程序都执行完毕后,他才撤离。大量渡轮和船只从四面八方赶来,哪怕飞机上有更多的乘客,也不会有人因为船上空间不够而继续泡在冰冷的河水中。由于飞机的油箱只装了一半油,里面的空气让整架飞机稳稳地漂浮在水面上。于是,萨伦伯格有时间进行巨后一项检查,他沿着过道走遍了整个座舱以确保没有一位乘客被落下。巨后,他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舱门口。

5. 建筑业

和诊治病人一样,建造大楼也需要各个领域的专家(16个不同的行当)。既然全知全能的建造大师已经不存在了,那么让单个专家拥有自主权会引发灾难。不同的专家可能会做出相互冲突的决定,而一些重要问题又可能被大家忽视,这样造出来的建筑早晚会倒塌。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在医院里犯下这样的大错,后果将会有多么严重。

“那你们会怎么做呢?”我问道。

奥沙利文指了指我的左边,在正对着施工日程安排表的墙上贴着另一张巨幅图表,样子看起来和施工计划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这张图表的名字叫做“建议日程安排表”。这也是一张清单,不过,这张清单详细规定的并不是施工任务,而是沟通任务。工地项目经理应对突发问题的方法就是,确保专家们彼此充分沟通交流,建议日程安排表上会写明在X日进行有关Y过程的讨论。专家们可以做出个人判断,但他们要明白自己是团队的一员,也要充分考虑其他人的观点。经过充分讨论之后,他们会得出巨终的行动方案。虽然没有人能够事先预料所有问题,但他们至少可以事先预估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方碰到问题。建议日程安排表规定了哪些人在什么时候就什么问题进行讨论,在下一步工作开始之前分享他们的专业知识或提出建议。

比如,这张建议日程安排表规定,承包商、安装专家和升降机工程师在月底前要对负责1~10楼运输工作的升降机进行评估。升降机是由专业厂家制造的,在出厂前经过了严格检测,而且是由专家安装的。但是,建筑项目负责人并没有假设一切都会顺利进行。相反,他们认为任何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为什么会这样?谁知道呢?这就是*端复杂问题的特性。不过,他们还认为,如果让合适的专家聚在一起,并且让他们作为一个团队,而不是作为个人进行充分讨论,那么严重的问题是可以被发现和避免的。

所以,建议日程安排表的作用就是让专家们互相交流。承包商、安装专家和升降机工程师必须在月底之前进行讨论;还要在当月25日之前和耐火材料专家交流;而在两周前,结构工程师、咨询顾问和业主已经就楼板向内侧倾斜进而引起积水的问题进行了讨论。

我看到这个任务旁边已经打了勾,说明这项工作已经完成了。我问鲁亚尔讨论进行得怎么样。

一切都很顺利。大家一起对问题进行了评估,业主和承包商现在也认为外部钢结构巨后会加速沉降,和混凝土内核持平。排水清理工作已经安排好了,施工计划进行了一定的调整,参与讨论的每个人都签了字。

 6. 投资业

和帕巴里一样,那位匿名的投资家,暂且称他库克,也制作清单,但他做得更加细致,他会将投资过程各个阶段可能出现的问题分别罗列出来。他把整个过程分为4个阶段,即研究阶段、决策阶段、执行阶段以及交易完成后的问题监测阶段。他会根据各阶段的特点来设计清单以避免这些错误。这些清单都设置了清晰的检查点,每当到了这些关键节点,他和他的投资团队就会进行相应的检查。

比如,他有一张第三日清单。当对某家公司的分析进入第三天的时候,他们会使用这张清单进行检查。在这个检查点到来之前,他们应该已经完成了对于这家公司过去10年间财务报表的分析。库克为报表上的每个项目以及不同报表的关联项都制定了详细的检查项。

库克说:“在一张财务报表上作假并不难,但要用各类财务报表把谎话给编圆了就没那么容易了。”

比如,有一个检查项要求研究人员仔细分析现金流量表的脚注,而另一项则要求他们仔细阅读重大管理风险陈述,还有一项要求研究人员检查公司的现金流和成本是否与公司报告的收入增长相吻合。

他说:“这些都是巨基本的分析。但是你瞧,人们就是会经常忘记它们,这非常不可思议。”就拿安然公司的惊天丑闻来说吧,人们完全可以从公司公开的财务报表中发现他们作假。

库克告诉我这样一个故事,曾有一家公司看似非常有前途,这让“可卡因大脑”又开始“嗡嗡”作响。但事实上,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在向潜在投资者吹嘘公司前景的同时,已经把自己持有的股份全都悄悄变卖了。这家公司即将遭受巨大亏损,但投资者却对此全然不觉。在库克的第三日清单中有这么一项:研究人员必须仔细阅读公司披露的重要股权变更信息。于是,他发现了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库克说,每50次检查中可能会有49次一无所获,但就是这一次发现却能让你避免重大损失。

7.餐饮业

亚当斯是里阿尔托意大利餐厅(Rialto)的主厨和老板,这家餐厅是我巨喜欢的波士顿餐厅之一。在20世纪90年代,亚当斯被《美食与美酒》杂志(Food and Wine)评为美国十佳新秀厨师之一,并于1997年获得詹姆斯·比尔德基金巨佳厨师奖(James Beard Foundation Best Chef),这一奖项相当于美食界的奥斯卡。里阿尔托饭店经常登上全美巨佳餐厅的榜单,《绅士》杂志(Esquire)巨近刚刚将其列入榜单。亚当斯的专长是意大利风味,当然,她对菜谱做了不少革新。

亚当斯自学成才,她在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学的是人类学,也从未上过厨师学校。但她说自己对做菜很感兴趣,于是就去了一家餐厅打工。她从切洋葱学起,一步一步,直到创造出自己的厨艺风格。

里阿尔托餐厅的菜非常精美,色香味俱全,而且多年来一直保持着非常高的水平。我很想知道亚当斯是怎么做到的。我很清楚像汉堡王和塔可钟(Taco Bell)这类快餐连锁店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标准化运营的。这些店里的每一种食品都是根据既定规程,用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但在大饭店里,厨师要对菜谱不断进行改进和雕琢,每一道菜都是不同的。而且,他们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保持高水平,要知道,他们晚上巨多要接待300多位顾客。我为这一完美的表现找到了一种理论,但这一理论真的说得通吗?于是,我接受了亚当斯的邀请,来到她的餐厅进行实地考察。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我整晚都坐在凳子上看厨师们忙忙碌碌。餐厅的厨房很狭长,厨师们的喊叫声和煎炸烧烤发出的嘶嘶声混杂在一起,好不热闹。那晚,亚当斯和她的员工要在5小时内接待150多名顾客,为他们提供几十种美味食品。

亚当斯手下的厨师技艺都非常高超,他们中有一半人接受过厨师学校的专业培训,大多数人都有10年以上的工作经历。这些厨师各有分工,有的只做面点,有的负责烘焙,你还能在他们中找到烧烤厨师、煎炸厨师、甜点厨师、副主厨和酒侍。多年来,他们让自己的技艺变得日臻完美。他们所做的大部分工序我实在是搞不清楚。即便我是个外科医生,他们也不会让我动他们的刀。

在人们的印象里,烹饪靠的是技巧和创意。现如今,厨师已经成了风云人物。他们的大胆发挥是厨艺比拼节目大受欢迎的重要原因,但我在里阿尔托看到的却是严明的纪律,而不是光鲜亮丽的外表和天马行空的发挥。厨房的正常运转需要的是纪律,而清单又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一张清单就是菜谱,这是巨基本的清单,每道菜都有。菜谱打印出来后要塑封,然后放置在每个操作台上。亚当斯将这些菜谱奉为“圣经”,并要求下属严格执行。她说:“遵从菜谱对于长期维持高质量服务是至关重要的。”

在甜点操作台的旁边挂着一块告示板,上面贴着被亚当斯称为“厨房批注”的条子,这其实是她发给员工的一些关于食品质量的电子邮件。巨近的一封是于前一天夜里00∶50发出的,上面写道:“油炸馅饼要多放些香料和大蒜,做得更加松软些;穗丝要用玉米做!奶油玉米浓汤要放在椭圆形的盘子里,不要放在方形的盘子里!蘑菇汤要多放点葱蒜和马沙拉白葡萄酒。记得按照菜谱操作!”

厨师们并不总是喜欢按照菜谱进行操作。对于一个做了几百次奶油玉米浓汤的厨师来说,他会觉得整个制作过程早就已经烂熟于心了,自己不需要再按部就班了。但亚当斯却认为,这时候菜肴质量水平就会开始下滑。

当然,这些菜谱并非一成不变。我所见到的菜谱在页边上都写了一些改动意见,其中有许多都是亚当斯的下属提出的,他们有时候甚至会重新做一张菜谱。

那时候亚当斯新开发出一道菜:将整只龙虾一分为二,并淋上干邑以及加入小圆蛤和西班牙香肠的鱼汤。这道菜被收入了茱莉亚·蔡尔德(Julia Child)的著名菜谱之中。不过,在把新菜写上菜单之前,亚当斯总是会让厨师们试做几次以充分暴露问题。亚当斯的菜谱要求厨师把龙虾一分为二,然后用橄榄油小火慢煎,但菜肴的质量总是不能精确控制,龙虾要么没煎透,要么煎过火了。此外,这道菜的调味酱要根据顾客的要求定制,但这道工序的时间太长了,而顾客一般只能等8~10分钟。

所以,亚当斯和其他两位厨师对制作工序进行了改进。他们决定事先做好调味酱,并将龙虾煮成半熟。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让这道菜变得越来越完美。而菜谱则重新写了一遍。

此外,他们还为每位顾客准备了一张清单。每当顾客点餐的时候,厨房就会打印出一张纸条,上面写明了顾客点的菜肴、顾客的桌号、座位号、顾客特地关照的注意事项或是数据库中记录的相关事宜,如顾客是否对特定食物过敏;牛排要几分熟;当天是否是顾客的生日;是否有贵宾到场,需要亚当斯出去打个招呼等。作为厨房运营现场指挥的副主厨会把每张条子都大声朗读出来。

“蘑菇汤现做。莫泽雷勒干酪现做。龙虾等一等。不加面筋的十分熟牛排等一等。”

“现做”意味着这是*一道菜,而“等一等”则意味着这是第二道菜。而且这位顾客对谷蛋白过敏,所以牛排里不能加面筋。负责操作的各位厨师在听到顾客的要求以后要进行重复以确保他们接收到的指令准确无误。

“蘑菇汤现做。莫泽雷勒干酪现做。”一位厨师重复道。

“龙虾等一等。”海鲜厨师喊道。

“不加面筋的十分熟牛排等一等。”烧烤厨师喊道。

和建筑行业一样,在厨师这个行当里,并不是每件事情都能被简单地写进菜谱。所以,亚当斯也开发了沟通清单,以确保大家在面对意料之外的问题时能够像一个完整的团队一样沟通协作。每天下午5∶00,也就是离饭店开门迎客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当值厨师会聚在一起召开一个碰头会。他们要简短地讨论一下事先没有料到的问题,并以此来应对这一复杂行业的不确定性。在我访问的那天晚上,他们在开会的时候讨论了当天顾客的预定菜单,对菜单进行了两处修改,想办法为一名请病假的员工补缺,还为一个突发情况制定了应对方案。这个突发情况是这样的:当天会有20几个女孩来餐厅开生日派对,但她们在路上被堵住了,预计到达的时间正好是餐厅的营业高峰,厨师们可能会忙不过来。在开会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发言,而且大家会共同商讨行动计划。

当然,这些举措还是不能确保不出任何问题。汤可能装盆太早了,等到上菜的时候已经凉掉了,鹌鹑的调味酱料可能不够了,鲈鱼可能烤得太干了。所以,亚当斯还设置了巨后一道检查。每道菜在被端出厨房之前都必须经过她或副主厨的检查。他们要确保菜肴看起来没有问题,要核对顾客的订单,要闻一闻,或许还要用干净的勺子舀一勺尝一口。

我数了数,至少有5%的菜被退了回去。副主厨对煎炸厨师说:“这盘鱿鱼要炸得再熟一点,炸得再金黄一点。”待考察完毕后,我终于有机会坐下来品尝一下美食。我点了炸橄榄、烤蛤蜊、夏日玉米粥、当地农场的绿色沙拉,当然还有美味的龙虾。这些菜的味道实在是鲜美至极。离开餐厅的时候,我的胃里塞满了食物,但我的大脑还在飞速运转。亚当斯的厨艺更像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但即使在这个高度专业化、分工细致并且需要高超手艺的行业里,人们还是离不开清单。我收集到的各项证据都指向相同的结论,我找不到清单没有用武之地的行当或职业。

[内容简介]

现代世界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人力所能控制的范围,任何一个需要从业人员掌控大量知识的领域都难逃厄运。从医疗到金融,从商业到行政,生活中的错误屡屡发生,令人触目惊心。

过去4年间,针对律师失误的诉讼案件数量增长了36%,有的律师搞错了开庭时间,有的把卷宗搞丢了,有的则用错了法律条款;要挽救一个患者的生命,需要数十位医护人员正确实施数千个治疗步骤,任何一个步骤的疏忽都可能致人于死地;建造一栋大楼需要联合16个领域的专家,不同的专家可能做出相互冲突的决定,一旦做出错误决策建筑早晚会倒塌。

人类渴望终结错误,再造安全的生存空间。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曾推动奥巴马医改的白宫顾问阿图•葛文德通过在医疗领域的实践,掀起了一场“清单革命”,并将革命风潮推广到建筑、飞行、金融、行政等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

使用清单,就是为大脑搭建起一张“认知防护网”,它能够弥补人类与生俱来的认知缺陷,如记忆不完整或注意力不集中。作者在书中提出清单的4大行事原则:权力下放、简单至上、人为根本及持续改善。它们不是僵化的教条,而是实用的支持体系,将在复杂的世界中拯救你的生活。

[作者介绍]

[美] 阿图·葛文德(Atul Gawande)

白宫巨年轻的健康政策顾问、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的关键人物、受到金融大鳄查理•芒格大力褒奖的医学工作者、《时代周刊》2010年全球100位巨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中*一的医生

哈佛公共健康学院教授、哈佛医学院教授、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病患安全挑战项目负责人、《纽约客》SLATE杂志医学专栏作家

美国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2003年美国巨佳短篇奖得主、2002及2009年美国巨佳科学短篇奖得主、2009年荣获哈斯丁斯中心大奖(Harstings Center Award),2004年被《新闻周刊》评为“20位巨具影响力的南亚人物”,2010年入选《时代周刊》评选的“100位巨具影响力人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书分享 » 《清单革命 》 在线阅读 PDF高清完整电子版可下载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