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小屋的谎言 》 在线阅读 PDF高清完整电子版可下载

湖边小屋的谎言

  一个小小谎言,让至亲之人天各一方,更让百年庄园分崩离析。
  
  ◆千万销量作家凯特·莫顿潜心3年的至臻之作!
  
  ◆凯特莫顿的作品风靡42个国家,拥有34种语言版本,累计总销量突破1100万册!

高清电子书下载请联系微信:yefei147852
高清电子书下载请联系微信:yefei147852

《建筑工程施工手册》 在线阅读 PDF高清完整电子版可下载


  
  ◆登顶澳大利亚等多国畅销书榜,《纽约时报》《星期日泰晤士报》《国家报》《明镜》畅销书!
  
  ◆《湖边小屋的谎言》被评为美国独立书商精选小说,并获得澳大利亚书业奖提名和Goodreads年度历史小说提名!
  
  ◆凯特·莫顿是继《荆棘鸟》作者考琳·麦卡洛之后又一倾倒世界的澳大利亚作家。——《纽约时报》
  
  ◆凯特·莫顿设置的情节天衣无缝,而她精心塑造的角色会集到了一起,演绎出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尾。——《出版人周刊》(星级评论)
  
  ◆这是一个精心编织的惊人秘密,读者在阅读中会历经无数曲折。秘密之中又包裹着秘密,每当读者认为他们已经发现真相时,新的秘密就会被揭示出来。——《圣地亚哥书评》
  
  ◆《雾中回忆》之后,莫顿再次创作出了无懈可击的畅销作品。这是一本适合所有人读的完美小说!——《图书馆杂志》
  
  湖边小屋的谎言: 第3章 二〇〇三年,康沃尔(节选)
  
  萨迪来到了栈桥,她看见拉姆齐一条后腿困在烂木头里。它受到了惊吓,惶惶不安,她小心翼翼地加快脚步穿过木板。她跪下身子,抚摸它的耳朵以稳定它的情绪。在确定了伤势并不严重后,她思考了下如何把它弄出去。最后,除了把它整个儿抱住抬起来之外,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拉姆齐毫不领情,爪子抓着木板,痛苦又愤慨地叫着。“我知道,我知道,”萨迪喃喃地安抚着它,“我们都不怎么善于接受帮助。”
  
  终于她成功地把它解救出来。她弯下腰喘着气,那只狗全身凌乱不堪,不过好在并没有受重伤,一跃跳下了栈桥。阿什跑来感激地舔了舔萨迪的脖子,她闭上眼睛笑了起来。一个小小的声音警告她,木板可能随时会塌下来,但是她实在太累了,没有精力去理会它。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高悬在空中,温暖神圣地照射在她的脸庞上。萨迪向来不喜欢沉思冥想,但此刻她明白了人们平时滔滔不绝谈论的是什么。她双唇间心满意足地叹出一口气,即使她近来几乎已经不用“心满意足”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她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太阳穴下脉搏起伏的节奏,就好像从海螺中偷听大海的声音那样清亮。
  
  眼前的担心顾虑烟消云散,整个世界顿时充满了生气勃勃的声音:流水冲击下方柱子时发出的轻轻拍打声,鸭子们扑通跳进湖里的水花声,木板路面在阳光暴晒下的膨胀声。萨迪静静地听着,这时她留意到有种浑厚沉闷的嗡嗡声持续不停地在响,就像几百个微型马达一起转动着。这个声音让她联想到夏天,一开始她听不出来是什么,不过很快就想到了:是虫子,大群的虫子发出的声音。
  
  萨迪坐直身子,在强光下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变成了白色,然后又很快复原了。睡莲的叶子闪闪发光,像心形的砖片一样铺设在湖水表面,花朵像一只只漂亮的手伸向天空。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成百上千的小飞虫。她弯下腰正准备叫唤两只狗,这时,湖的另一边吸引了她的注意。
  
  在阳光照射的空地中央屹立着一幢房子。房子是砖头砌的,两个对称的山墙,大门上还有柱廊。屋顶的瓦片上冒出几根烟囱,三层彩色玻璃窗在阳光下诡异地闪烁光芒。爬山虎绿色的藤叶紧紧抓着外墙表面,藤蔓的枝叶中不断地有小鸟飞进飞出。萨迪低声吹了记口哨。“像你这样的老房子在这种地方干吗呢?”尽管她说得很轻,她还是执意认为自己的声音有些格格不入,破坏了花园深远的自然气息。
  
  萨迪沿湖朝着房子走过去,它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她。鸭子和野鸟并没有对她多加理睬,它们忘我地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和湖水的润泽,融成一片甜腻的场景。
  
  她来到对岸时,发现了一条小道,它已经被两边长势过猛的山楂树侵占了大部分,不过仍然一路通向房子的大门。她抬起鞋尖蹭了蹭地面。是石头。可能以前和其他当地建筑的石头一样是浅粉棕色,但由于长时间无人打理,现在变得像铺了一层黑黑的柏油。
  
  她走近这座房子后,终于看清了些,它似乎和花园一样被人彻底地遗忘了。屋顶上的瓦片缺了好几块,有一些掉下来后就这样散落在地上,最顶层的一扇窗的玻璃也破了。玻璃残渣厚厚地包裹着鸟粪和窗台上落下的白色石灰,散落在下面的树叶上。
  
  像是在朝壮观的树丛挑衅,一只小鸟从碎玻璃后面纵身飞起,直线向下冲,然后在萨迪的耳边扑腾了一下迅速改道。她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它们到处都是——那些她在湖那边看到过的小鸟,在藤蔓交织的阴暗空间里飞进飞出,还一个劲儿地叽叽叫着。不止小鸟,树叶还被各种昆虫包围着——蝴蝶,蜜蜂,还有一些她叫不出名字的——它们让这建筑看起来生气勃勃,和它破败不堪的状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样的空房子想想就很吸引人,不过萨迪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去过无数老房子,她知道在这废弃的外表下通常暗藏着不幸的故事。一个笨拙的、样子有点像狐狸脑袋的铜制门环侧歪在破烂的木门上,她伸出手,抓起门环,然后又放下了。如果有人应门,她该怎么面对?萨迪一根一根地放下手指,思索着。今天她出现在这里毫无理由。她找不到借口。她可不想被指控非法入侵。但是即使这样想着,萨迪也知道这些推测都是没必要的。房子早就被遗弃了。这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只是一眼看去,就能感受到它发出的一种气息。她就是知道。
  
  门上有一块装饰用的玻璃板,上面有四个穿长袍的人像,每一个人物的旁边都描绘了不同的背景,代表了各自的季节。萨迪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一幅宗教画,但图案很相似。设计十分正儿八经——带着敬意,她猜测——这让她联想到教堂的玻璃彩窗。萨迪小心翼翼地把一台又大又脏的耕地机挪到大门处,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了上去。
  
  透过一块透明的大玻璃,她看到了入口门厅正中央摆放着一张椭圆形的桌子。桌上有一只球形的陶瓷花瓶,瓶身上绘有鲜花图案,还有——她眯起眼睛——把手处缠绕着暗淡的金色图纹。一小簇干枯的细枝,也许是柳条,乱七八糟地插在花瓶里,下方还散落着零星枯叶。水晶和玻璃做成的梦幻般的吊灯悬挂在天花板的一朵塑料玫瑰花上。大厅背面有一段乱糟糟的楼梯,上方盘绕着破烂不堪的红色地毯。左边的墙上有一面圆形的镜子,靠着一扇紧闭的门挂着。
  
  萨迪从耕地机上跳了下来。屋前的柱廊通向一个被植物环绕的花园,她手脚并用,费劲地爬了过去,经过灌木丛的时候, 树枝上的刺钩到了她的T恤。一股浓烈的味道迎面飘来,但并不刺鼻,潮湿的泥土,腐败的树叶,还有新生的含苞欲放的花朵。又大又肥的黄蜂,在盛开的粉白色花朵中忙碌地采集花粉。是黑莓——萨迪惊讶地想起已经遗忘的知识。它们是黑莓的花朵,一个多月后这些灌木丛就会结满果实。
  
  她来到窗前,发现木框上有些刻痕,是一些字母,粗陋地刻着一个A,好像还有个E,霉变成了深绿色。她的手指滑过这些深槽,漫不经心地思索是谁刻上去的。窗台下的一片滋蔓生长物中伸出一条弯曲的铁片,萨迪拨开树枝,发现了一把生锈的花园椅子的残骸。她回头看了看刚才走过的这条杂草乱生的路。实在很难想象曾经有人惬意地坐在这里,欣赏着这座当时被精心养护的花园。
  
  让她觉得异样的是,似乎有些不祥的感觉又席卷而来,但萨迪毅然将它驱散。她要面对事实真相,而不是感觉,尤其在近期发生的一些案件后她更坚信如此。她双手搭在窗框上,脸贴着玻璃向屋里窥望。
  
  房间很昏暗,不过在她的眼睛适应后,屋里的东西开始呈现出它们的样貌:靠门的角落里放着一架大钢琴,正中央有一个沙发,沙发对面是一对扶手椅,远处的墙上有个壁炉。萨迪对这情景十分熟悉,揭露别人生活带来的喜悦感——她把这种时刻看作是她工作的好处之一,即便常常会看到丑恶的事物,她总还是幻想别人生活的样子。尽管这里并不是犯罪现场,她也不是在执行任务,但萨迪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始在脑中做笔记。
  
  墙上贴着的花朵图案墙纸已经褪色,变成了紫灰色,靠墙的几个书架在上千本书的重压下已经下陷。壁炉上竖着一幅很大的肖像画,画中的女人有个精致的鼻子,带着神秘的微笑。还有两扇法式玻璃落地门,两旁厚厚的绸缎窗帘紧贴着墙壁。很有可能这门曾经通往宅边的花园,在这样的早晨,太阳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散播光明和温暖。但现在不再是这样了。一株交错编织的常春藤证明了这点,它紧紧地依附在玻璃上,只留下一丁点儿的小孔,透着微弱的光。门的旁边摆放着一张狭窄的木头桌子,桌上有一张照片镶着精美的相框。不过里面太暗了,看不清相片的样子,而且即便光线充足,一套老式的杯碟也遮住了萨迪的视线。
  
  她抿了抿嘴唇,思考着。在某些情况下——开着的钢琴盖,歪斜的沙发靠垫,桌上放置的茶杯—— 这个房间给人一种感觉,像是最后离开的那个人很快就会回来的样子;另外,在玻璃那头的世界里,有一种怪异的、似乎永恒的静止。这个房间的时间似乎凝固了,屋里的一切都停止了,好像就连所有元素中最冷酷无情的空气都被关在了门外,似乎在里面呼吸都会变得困难。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它们暗示着这个屋子已经维持那种状态很久了。萨迪起初以为是因为她的眼睛太疲劳,之后才意识到,屋里阴沉无光是由于厚厚的积灰。
  
  现在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书桌上的东西,书桌上方的窗户带来的一束光线揭开了每一件物品的面纱:墨水瓶,灯罩,还有在它们之间一堆散乱的翻开的书。最上面的一本书上的一页纸抓住了萨迪的眼球,那是一个小孩面部的素描,漂亮的脸庞上有一双大大的严肃的眼睛,柔软的嘴唇,头发垂到两边小小的耳朵后面,这样他(也许是她,很难分辨出来)看起来更像是个花园小精灵,而不是个真正的孩子。她注意到这张画有几个地方被弄脏了,黑色墨水的污迹,糊掉的粗线条,底下的角落里写了些什么,有一个签名,还有日期: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三日。
  
  背后巨大的声响和快速的移动让萨迪猛然一惊,额头撞上了玻璃。两条黑色的喘着大气的狗一下子从荆棘丛里蹿出来,嗅着她的脚。“你们想吃早饭了吧?”她说道,它们湿冷的鼻子戳着她的手掌。萨迪的胃已经开始做出暗示,发出低沉的咕咕声。“快来吧,”她离开窗户,转身说道,“我们回家吧。”
  
  萨迪最后看了眼这幢房子,然后跟着两条狗穿越过疯长的紫杉树篱往回走。升起的太阳躲到了一片云朵后头,湖面上,那些窗户不再闪闪发光。这座建筑开始呈现出一种闷闷不乐的样子,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本来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但现在因为被忽略而不开心。甚至连小鸟都比之前更大胆放肆,在这朦胧的空地上纵横交错地飞着,一边发出听起来像笑声一样的怪叫;还有虫子们的合唱,随着白天温度的升高愈来愈响亮。
  
  湖水平静的表面神秘缄默地闪耀着,萨迪突然感到自己是个十足的闯入者。很难描述是什么让她如此确信,不过当她转身离开,弯腰钻过紫杉树洞,追着狗儿们回家的时候,凭一个警探应有的直觉,她知道,那个屋子里发生过可怕的事情。
  
  1933年仲夏,湖边小屋中的埃德温家族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盛大派对,草地上宾客云集。半夜12点,一枚烟花腾空而起,照亮黑夜。16岁的爱丽丝看见,森林里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第二天,她蹒跚学步的弟弟从世界上永远消失了。爱丽丝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可能是失踪案的罪魁祸首。余生,陪伴她的将只有懊悔和愧疚。
  
  2003年夏天,一个停职的女警探意外闯进废弃的湖边小屋。很快她会看到,攀爬疯长的藤曼和破败不堪的木门背后,70年前那场谎言酿成的悲剧,即将苏醒。
  
  ……
  
  凯特·莫顿(Kate Morton)
  
  世界小说大师,澳大利亚的文学瑰宝。自处女作《雾中回忆》横空出世以来,她就成为享誉世界的畅销作家,作品累计总销量突破1100万册,以34种语言版本,风靡42个国家和地区。2013年,她以高票数登顶“澳大利亚受欢迎作家”排行榜。她曾四度摘得澳大利亚书业(ABIA)“年度小说”大奖,创下了该奖项开设以来无人能及的纪录。
  
  莫顿成长于昆士兰东南山区,自小酷爱阅读,坚信阅读能实现真正的自由。她曾先后求学伦敦三一学院和皇家戏剧艺术学院,以优等生荣誉毕业于昆士兰大学文学系,钟情19世纪的悲剧文学和戏剧艺术。
  
  《湖边小屋的谎言》是莫顿的第五部作品,讲述了一个关于爱、回忆、谎言和家族秘密的故事。小说灵感来源于法国二战时期的一个废弃小屋。她用娴熟的笔法,带领读者穿梭于回忆和现实,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书分享 » 《湖边小屋的谎言 》 在线阅读 PDF高清完整电子版可下载

赞 (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